青椒炒饭饭而谈

cp比较很杂,主页也很杂,人还比较懒。综上

关于逆水寒主角的一些碎碎叨叨。

【高亮】
-个人观点,轻微恶搞并无恶意
-欢迎评论区讨论哔哔
-拒绝杠精ky,不然撕逼

我来说一下逆水寒的这个主角。排除那惨绝人寰的身世简直他妈的是个天生宠儿!天生的宠儿!宠儿啊!

首先在师门就一个师弟。师父宠,师姐宠,师兄宠。还因为体质原因,大夫宠,哑叔宠,一个村里的人都在宠。

后来偷偷跑下山了,追命宠,月牙儿宠,诸葛师叔宠,随便碰到一个臭要饭的老骗子都是个高人,没事就给他指点的不止一二
在甜水巷打架闹事,碰见的梁妈妈也是个高人。又误打误撞撮合了顾惜朝和一个大小姐

之后又到处认大哥,
先拜了戚少商,后认了顾惜朝。整个连云寨就又开始宠。被敌国老大抓了,又被看过剧本的老大放了,连主角烧他军账的事都既往不咎。他妈的管仲一的狼都给主角挡子弹。

江湖传闻的大侠楚相玉,又疑似主角他爹。临死前又告诉铁手你得替我好好宠你师弟

辗转到杭州吃饭付不起钱,砸了对方的店也有陌生姑娘慷慨解围,但是人还是被留在酒楼做工【期间砸了人家二十多个碗】之前撮合大小姐又帮了主角一把,连碗钱都不用赔了。
强闯名宅搞事情还引来一个一看就知道很有钱因为她买得起白发还戴着一个看起来很贵的面具的小姐姐出手相救,并且霸道总裁似的跟主角说我不准你死搞得我不禁要yooooooooo一把。

这真的是集万宠于一身的主角光环buff啊我去,我他妈都不想相信这个主角是我操作角色啊。
一路走来,主角带着胸中一腔热血,行走江湖,四处搞事,真的是到哪都有人给他收拾烂摊子。

但就算这样,我也觉得这个主角真的是可爱爆了!

逆水寒这个游戏,单说它的剧情,跟国内其它同类游戏很不一样的一点就是,让我感觉到我是真正存在在这个江湖里的。
它一改以玩家帮助各个NPC来推动游戏剧情的发展,而是在开局就给主角一条明确的目标,我中了毒,我要想办法活下去。
其中不乏主角帮助各路NPC,但更多的是NPC帮助主角。
就像我之前说的,主角确实是集万宠于一身,但这何尝不是他用自己的善意与侠肝义胆换来的。

突然想起来,忘了是哪个游戏有这样的一个吐槽。

人是我救的,怪是我打的,任务是我做的。但妹子是别的NPC的
虽然是句玩笑话,但细想起来,便会感慨,自己在这个江湖究竟留下了什么。它们不过是一纸已经写好数据而已。
看过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但那终究是别人的江湖

逆水寒的主角有很鲜明的形象,他初出师门,好奇大千世界,不懂官场上的旁门左道,又多少有点年少轻狂,连死都不怕。为人正直,为兄弟两肋插刀。也因为年轻不懂事干过蠢事。

我是玩家,不是他。但他确实,让我在这个江湖里存在过。

哎呀一不小心哔哔了这么多呀,原来只是想给主角表达爱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他真的太可爱了哇,太喜欢他了嘤嘤嘤。我是真的想泡他的,可是游戏设定我不能泡我自己啊【什么鬼】简直太残酷了QAQ。

【土方组】经年而立

又是一次被名字搞得焦头烂额

一直想给自己磕了好久的cp产粮来着。

脑洞匮乏,不知道写什么。大概就把自己掉进这个坑的经过给添油加醋变成了一篇文吧【其实已经和原本的想法相差甚远了】。所以通篇会用婶婶的第一人称。

关于婶婶的设定

内容可能有些冗长,应该会写成中长篇吧……

“我啊,倒是没庆幸过自己被留下来了。”和泉守兼定如此说道

 

我偏头偷偷看向他的侧颜,末了又收回目光。他收起自己的骄傲后,倒像是个弄丢了最后一颗糖果的孩童。或许在他身上本就不该有大人的惆怅。

空中只有一轮孤月,却慷慨地将整个庭院镀上一层清幽的色调,有些刺眼。

 

“你应该庆幸的,至少你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做,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和泉守没有看我,只是抬头直视空中孤零零的月亮,风把他鬓角的碎发吹起,又带起几片不知从何处飘落的花瓣。闭上眼睛,扯起一丝笑意

 

“我不是很懂。”

 

该死,怎么看都这么好看。

 

我把头埋进双膝上安安分分放着的臂弯里,贪图那一点可怜的暖意。罢了,毕竟我不太会安慰人……

 

 -

我第一次见到和泉守时,远征队伍人数极缺,加之正值月末。显形时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把他编入长期远征的第二部队,就没再多留意。开始为自己那吊着车位的业绩发愁,虽说当时一直说着不在意,但本着良心,我还是觉得不做点什么也不是办法。

 

和泉守兼定,算是我至今为止煅出的最后一把刀。

一来,我觉得自己并不需要那么多人手,毕竟我只能编出四个部队。而实际上两个部队就足矣,一队出阵,二队远征。

二来嘛……作为一个脸盲的咸鱼审神者我觉得我真的记不清楚那不多人的脸

 

 好在他性格还算不错,甚至在我还没念顺溜他的名字时,全本丸除我以外的人都和他打成一片了。

 

 但是我,仅仅只知道本丸来了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刀……

 

 我听说,他总是以强大帅气自称。

听说他总是露出爽朗的笑容,

听说他每次干出自以为很厉害的事后,都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

我甚至还听说,这个臭小子几乎每次都会翘内番。而且还抱怨挺多

 

后来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是我工作不够努力【可能】?还是我作为审神者不够称职【确实】?或者是我沉迷于打游戏不务正业【是这么回事】?

综上所述,难道他是对我这个人有意见?

不应当啊——这么一个积极向上热爱生活不思进取咸鱼如我的老大,他难道不应该崇拜我吗?不应当!肯定是他欠揍。

我气势汹汹地撸起袖管,准备找他好好谈谈人生。却在走廊拐角处碰见了出阵归来的第一部队。

哎等等,那个人……目测身高185+,浅葱色羽织加黑长直,长相异常好看。这个人——我一时嘴快没忍住,脱口而出

 

“你是哪位啊……”

 

空气好像静止了几秒,场面一度很尴尬。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觉得这个人我本应该是认识的。撸起的袖管十分应景地从胳膊上滑落。

最后还是一队的队长大和守安定先开口打破尴尬

 

“主上,他是和泉守兼定呀。来本丸都快一个月了。”

 

我敷衍得哦哦了几句准备开溜离开这个充斥着尴尬的地方,迈出一步后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和泉守兼定,不是第二部队的吗。”

“当初清光中伤进了手入室,您把他编进来顶空档,之后忘了换回去……”

“……有这回事?”

“啊呀清光都为这事郁闷好久了,成天念叨着说主上不爱他了。”

 

突然油然而生一种深深地愧疚感,真的太对不起清光了。于是我决定给他办一场盛大的慰问宴。

然而,宴会准备了大半之后我才想起来清光所在的第二部队被我派去远征,今天怕是回不来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本着资源可持续发展利用的理念,宴会临时改成了第一部队的庆功宴……

 

没办法,一直被我忽视存在的和泉守也得好好关照关照。本想找他喝酒来着,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不胜酒力,一杯倒后就被同伴带回去休息了。毫不知情的我拉着次郎太刀喝到了后半夜。

 

但,让我真正开始留意他时。是在大家都散了之后……

 

我伸了伸懒腰准备回房睡觉,我发现和泉守一个人,坐在一条走廊上,不知盯着哪里在出神。在大家口中,总是把什么都能看开,像孩子一样思想简单的人。原来也会露出这种黯然神伤的表情。

 

然而我并不知道,这样的他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风将他的衣角和发丝牵动,他就那样沉默地坐在那里,半倚靠在一根柱子上。那时候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人可以这么好看。风吹草动沙沙作响,我只觉我不应该去打扰他。便呆在原地看着他。一不小心,连我也看的出神了。

 

“主人这是被我迷住了吗?”

 

我被这句话拉回神时,他已经是另一种表情了。嘴角上扬,眼里满是笑意,全然是一副明朗的样子。我并不觉得这是他强颜欢笑,倒觉得这是他应该有的表情。

不得不说,他笑起来很有感染力。我跟着他笑了出来,撑起身子在他身边坐下。弓起手指关节在他脑阔上轻敲了下

 

“臭小子,就算你长的好看,翘内番这件事我还是得找你算账。”

 

“哈?主人,我可是刀剑啊。为什么要去种田喂马?我这么实用又美观的刀放着不去战场杀敌,你不觉得很浪费吗?还有,我怎么说也存在有几百年了,你这么叫我不太合适——”

 

我听见他话语突然顿住,抬头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复杂。

他或许注意到了我投来的目光,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头发。

 

“突然想起来以前我也跟你一样,把一个大我好多的人当做小鬼了……”

 

就算是我也听得出来,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和之前完全不一样。我不认为和泉守会是那种会深陷于过往中而不能自拔的人,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人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懂了,我家刀在外边有刃了。

 

“那和泉守愿意告诉我他是谁吗——”其实,我挺喜欢听故事的。

 

“啊哈,真拿你没办法。这么想知道我话我就告诉你吧——”

 

后来我才知道,和泉守经常在睡不着觉的时候一个人坐在这里,似乎是在等谁来,或者说是……等谁回来。我想我可能明白了,他身边缺了一个能和他一直笑谈风声的人。

——tbc

一个婶婶的设定

有点想给自己产些土方组的粮,想想还是决定捏一个婶婶的人设,方便以后码文。然而咸鱼如我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这个人设能用多久。



咳咳,这是一名光荣的审神者,

性别女,爱好男

勉强算是有正当职业。没什么伟大的理想和抱负,不想拯救世界。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脸盲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经常认错人然后强行为自己开脱。

相对于其他本丸要么欧,要么氪,要么肝的同行中来说,既不是清流,也不是泥石流,他妈的就是一潭死水!死水懂吧!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颓废,把不务正业不思进取浑浑噩噩萎靡不振先天阳痿——啊不对,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充分结合。

至于为什么成为审神者这个问题,只是被告知了一句“我觉得你资质不错”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被推上了这个位置。说实话,本人也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鬼的“资质”是个什么玩意,甚至连历史都从来没及格过。但敢打包票的是并没有走后门。不负众望地一直在同行业绩中稳居最末。

佛系到不能称之为佛系的锻刀,从来不求能锻出什么五花名刀,就连公式都是从隔壁本丸抄来的固定公式。

说来惭愧,当时了解工作内容的时候,觉得都蛮简单的。想着自己这么天才肯定能应付的来,偏偏在锻刀这一块的时候走神了,全程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

从隔壁抄来的,据说是锻出过三日月的一套看起来和听起来都觉得好像很牛逼的公式。


于是就是这么一个浑身槽点的婶儿

终于从活击里抠出来了糖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2715031/

二刷活击就hin难受,特别是看完花丸之后,然后就突然剪出来了这个东西企图骗自己活击是个充满欢快的甜番,

多次进入蔡师兄房间的那天,我喊出了肺腑之言

【武华】据说金顶是个是非之地①

-【武华高亮!】
-论某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江湖人士的所见所闻
-是的,说写同人就写同人
-事情的经过+YY填补【我是中途来的】
-直播真好看,欢迎大家来金顶蹲
-艾特当事人 @星空月灵

OK的话咱就↓↓↓


“无耻!”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贫道不做点什么无耻的事,恐怕就有点亏了”
华山抬手遮住自己泛着异常红晕的脸,眉头紧蹙,嗔视着自己对面的人,却又不敢直视对方好看的眼睛。


对面的人提起唇角发出一声轻笑,腾出一只手开始在华山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尔后在腰带处停下,不时把玩着腰带上系着的那个活扣,华山或许才意识到那人并不是在说笑。抬头准备抗议却撞上来对方戏谑的眼睛。
“我发现你这面容也有几分可爱,可否容贫道做一些快活之事?”
“你……你给小爷放手!”华山彻底慌了,也不管自己还被圈在人怀里,就开始去捉那只在自己身上造次的手。
见那人开始反抗,武当想要戏弄对方的心思变越发的强烈,乘着怀里的人手忙脚乱地阻止自己的同时手指灵活一转,便挑开了对方衣带上的搭扣。

“怎么?嘴上喊着让我放手,自己倒是很心急啊?”
“你——”听着武当口中戏弄自己的话,华山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抓住武当的衣领,把他扑倒在地。随即开始摸腰上的佩剑。他从小被当做天之骄子,在门派师父们都把他往一代豪侠方向培养,自己下山后行侠仗义这么多年,也受到不少江湖人士的尊敬,他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区区一个小道长而已……

这么一倒,不仅是身子跌进了对方的怀里,双目迎上的却是一对宛如融进了一池华山之巅仍未凝上的玉泉的双眸,处于酷寒中却又不知为何泛着暖意。恍惚间,好像整个人都跌了进去。华山愣了神,觉得自己做了一个令自己后悔的举动,神经和身体却像是被武当下了咒似的,竟然做不出要撑起身子的动作。

“你是想,这样让贫道当着诸位道友的面,把你——”想来是因为刚刚的动静,让两人身上聚集了金顶前的空地上一部分人的视线。武当面上虽无表情,但在华山看来,他眼中全都嘲讽自己的表情,加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的动作又是如此暧昧。华山顿时又被一层红霞染上双颊。
真是令人不爽啊——
“你这登徒子,你住口——”华山这才回过神来,摸了半天的佩剑居然不见了。

华山心中一惊,心想坏了,挣扎着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佩剑连同挂着佩剑的腰带一并被武当道长拆下。不由得开始心疼,生怕小道长给他哪里磕着了或者弄坏了。那佩剑可花了自己不少银子啊。
“还给我!唐唐武当名门弟子,居然还会干这种小偷小摸的勾当?不怕传出去让你们门派蒙羞吗?”

武当并未答话,抬手放在唇边嗤笑出来。华山不得不承认,武当笑起来真的很勾人,眉峰舒展开来,双眸中的潭水似乎有了波动,加上眉心的一点红……华山也不是没有出入过玲珑坊那种烟花楚馆之地,而那些风尘女子亦是无法比拟此刻自己面前的武当。而武当又似一只出尘的仙鹤,逆着光扑棱着翅膀,难怪自己多少师兄都被栽在了武当弟子手里,尽管冒着被追债的风险也要跟在道长周围。

但敢主动跑上武当门前的,他知道的,也就他一人。也怪他不听师兄们的劝告,贪玩跑来武当的金顶前,自认自己轻功不错就开始不着分寸,结果从金顶上摔了下来。
被摔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好在小命是保住了,只是身子虚弱到爬不起来,只能慢慢挪动着身体,过了好一会才被一位道长救起。

一开始,他真的把武当当做恩人对待,毕竟武当不仅把它救起,还好生招待让他养伤,最后还带他到未能登上的金顶上去玩。他甚至萌生出了想把道长娶回华山的念头。
但却被道长一句,救了你的命你就是我的人了,给堵了喉咙。
怕不是衣冠禽兽?!

“贫道有这么好看吗?”武当的声音打断了华山的思绪,华山张口准备反驳什么,却被武当抢先打断。“与其盯着贫道的脸做文章,不如把衣衫整理一下吧,或者你是真的想让贫道在这里把你给办了?”
华山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腰带被拆开,自己的衣衫便纷纷散开,又经过刚刚的折腾,已经算得上是衣衫不整了。
感情这家伙刚刚是在看自己笑话?
华山瞬间羞得不敢抬头,他不知道这样会被多少人指点念叨,总之是丢脸丢到家了。
然而事实上是,众人对华山武当两大门派那档子破事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除了些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的人在期待后续发展,其他人也都又开始各忙各的了。

未完,下篇开车。

华武?不不不,我们是武华。
艾特小伙伴,拍照辛苦了。 @星空月灵

住院贼无聊,摸了个雷德小可爱
【不是很会画软绵绵的东西】

【动作有参考】

跟风,最近这个梗似乎很火,没看到国广的就摸了两张嘿嘿嘿

摸了个雷德er小天使,被他那句算算老账给萌的一脸血,天呐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艸`)